菜单导航

特朗普无视专家警告力推争议药物 外媒:借“烟

作者: 桐乡一院 发布时间: 2020年05月23日 09:17:50

  【海外网5月20日|战疫全时区】美国总统特朗普18日向媒体自曝,他已服用抗疟疾药物羟氯喹一周半,以“预防感染新冠病毒”。在目前仍然缺乏证据证明该药安全有效的背景下,特朗普的言论随即引发争议。多位专家指出,特朗普力推争议药物的做法会带来严重后果,一些媒体也分析了这位美国总统坚持己见背后的不少政治考量。

  羟氯喹依赖者担忧药品短缺

  对于那些依赖羟氯喹治病的美国患者,特朗普对这种药物的大肆宣传让他们倍感压力。《华盛顿邮报》20日刊发了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社会学助教史黛西·托雷斯的一篇文章。这位助教在题为《我别无选择,只能服用羟氯喹,而特朗普有选择》的评论中指出,自从自己被诊断出患有干燥综合征以来,14年来一直服用羟氯喹治疗。而在美国总统于3月开始强推羟氯喹是新冠肺炎疫情的“游戏规则改变者”以来,这种药物就开始短缺,因为医生和其他担心感染新冠病毒的人开始囤积药物。

  “我们这些患有干燥综合征和其他自身免疫性疾病(如红斑狼疮和类风湿性关节炎)的人,在努力确保获得羟氯喹时也不得不开始计算着药片的数量”,托雷斯在文中指出,特朗普的宣传让依赖这种药物的自己面临着不确定性,而她也并非个例。“有人给我发邮件说,‘我也需要羟氯喹,一天要服3次,否则会有死亡的危险。药店告诉我,由于特朗普的声明,他们和经销商已经没有羟氯喹供应了。我现在只有够吃30天的药,之后谁知道会怎么样呢?’”

  托雷斯还特别提醒,羟氯喹有一些严重的,潜在的致命副作用,包括心律失常等心脏问题。此外,视力下降也是这些长期依赖药物的人面临的一大担忧。“我每年都要做眼科检查,以确保我不会失明。但是我别无选择,只能接受。但总统却不是别无选择”,文章这样写道。

  不仅是托雷斯,羟氯喹的副作用近期也被美国各大媒体和专家频繁提及。今年4月,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曾警告,除了住院或临床试验,不要用羟氯喹或氯喹治疗新冠肺炎,因为这可能会导致“潜在的、危及生命的心律问题”,而且没有证据显示该药对治疗或预防新冠肺炎是安全有效的。美国前计划生育主席温蕾娜博士表示,目前没有证据表明羟氯喹在治疗或预防新冠病毒方面有效,而且这种药物有严重的副作用。不仅如此,就连一向与特朗普政府“关系融洽”的福克斯新闻频道都发出警告。福克斯新闻的主持人尼尔·卡夫托援引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羟氯喹与感染新冠病毒的退伍军人死亡率较高有关,“那些患有呼吸道疾病和心脏疾病的患者服用了羟氯喹之后都去世了”。

  特朗普屡次忽略专家建议

  “新冠肺炎疫情突显了特朗普对科学和医学专业知识的漠视程度,即便数百万美国人的安全以及他自己的个人健康处于危险之中他也我行我素。在公开的简报会和私人会议上,美国总统对其政府召集起来解决危机的专家们发起挑战,他往往更愿意听从自己的直觉,或者是商界盟友以及保守媒体的建议”,美联社这样评价。《今日美国》网站在一篇文章中指出,白宫越来越倾向于违背科学。“自美国出现新冠肺炎疫情以来,特朗普政府和科学界间的尖锐矛盾就一直存在。”

  美联社20日撰文指出,特朗普坚持使用抗疟剂药物预防新冠肺炎,并非是他首次忽视专家的警告和建议。“当美国首席传染病医生警告说,美国的学校在今年秋天开学可能会有风险时,特朗普表示‘这是不可接受的’。当美国疾控中心专家为美国人如何慢慢恢复工作和其他活动制定了路线图时,特朗普的高级顾问们拒绝了它。”文中也列举了特朗普早前的一些我行我素的举动,像是淡化有关气候变化对环境和公众健康影响的严重警告,让美国退出了一项旨在减少排放的全球协定。而在2017年,特朗普走到白宫阳台上观看日食时,也忽视了科学家的提醒,不戴防护眼镜就直视太阳。

  “他忘记了自己是美国总统,忘记了他的言行举止会被人们听从和效仿”,乔治敦大学公共卫生专家劳伦斯·高斯丁这样分析。前美国卫生局局长维韦克·默菲也告诉CNN,鉴于特朗普的知名度,他有责任向公众发出明确的信息。“领导者必须以身作则。尤其是当公众的注意力集中在他们身上的时候”,他指出,“给人们传递错误的信息可能会严重损害他们的健康。”

  特朗普力推争议药物背后有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