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张文宏、宋瑞霖:国内输入性疫情未达峰值 抗疫药物和疫苗研制有序推进

作者: 桐乡一院 发布时间: 2020年04月10日 09:30:50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防疫形势依然严峻,疫情未来发展态势尚有诸多不确定性,国内输入性疫情防控、复工复产复学工作也面临新压力。

2020年4月7日晚,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发起召开“大流行形势下的疫情防控与医药创新”网络视频会,邀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和中国医药创新促进会会长宋瑞霖两位专家,就疫情之下中国和世界的防疫形势和医药创新作出判断,并回应与会嘉宾提问。

会议由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方晋主持,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秘书长卢迈做开场与总结发言。共有来自美国、欧洲、亚洲跨国公司的相关负责人、机构代表和学者二百余人参会。

国内输入性疫情尚未达到峰值

关于国内当前防疫局势,张文宏表示,截至4月7日,国内累计确诊病例83095例,包括武汉在内的全国多个地区近日已无新增病例。目前国内新增病例主要是境外输入型,因此可以判定国内防疫工作重点已经开始转化,从第一阶段着力控制武汉疫情,转向主要控制国外输入性疫情。全球疫情的演变,成为后期我国防疫局面的重要变量。

张文宏判断,目前中国的输入性疫情还没有到达峰值。截至4月7日视频会召开时,国内累计境外输入983例。今年暑假时增速可能会到达一个相对平缓的阶段。但是随着国际疫情的此起彼伏,今年10月份以后、冬季来临时,我国境外输入是否会进一步增多仍很难以预见。

张文宏表示,按照目前的趋势,在今年内控制疫情较困难,疫情可能将持续到明年,甚至持续两年。后续疫情到底走势如何,仍需拭目以待。国内要为输入性疫情做好持续准备,保持预警。

抗疫药物和疫苗研制工作有序推进

谈及药物研发进展,宋瑞霖指出,从1月20日中央就武汉疫情发出指示后,中国的医药企业和研发机构就已经开始积极参与到了新冠病毒药物的临床试验中。目前在中国临床试验登记平台注册的由研究者发起的相关临床试验达到500多个,其中,药物临床试验总数已达169种,包括化学药品的临床试验76种、涉及生物制品的临床试验39种、涉及中药的临床试验54种。

目前抗病毒药物临床试验及使用呈现出两大特点。第一个特点是老药新用,就是已经上市的药用于尝试治疗新冠病毒。另一个特点是联合用药,部分抗病毒药物过去单独使用,现在通过联合使用观察临床效果。目前,虽然药物临床试验数量很大,但是经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开展的用于治疗新冠肺炎的临床试验用药仅有5种。由于临床试验的结果都没有揭盲,对于临床试验的结果尚不能确定。

目前,全球至少有几十家机构正在研发与新冠病毒相关的疫苗,但是截止到3月底获得监管当局批准开展正式临床试验的只有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医学研究院生物工程研究所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它们是全球疫苗研发过程当中速度最快的。

宋瑞霖认为,新冠肺炎疫苗上市需要经过临床试验以证明其安全有效,不能拔苗助长。他对中国能够开发出疫苗充满信心,并指出,中国疫苗研发有长期以来积累的基础,目前国内团队的疫苗研发进度处于国际领先水平。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是世界卫生组织指定的全球八大生物制品检测中心之一。种种因素说明,公众对中国能够开发出新冠疫苗还是应当充满信心的。

国际防疫形势依然严峻,印度、非洲、东欧成为新难点

张文宏对中国发展高层论坛表示,目前欧美是全球疫情的主战场,卢森堡和冰岛等国的感染率已经超过了意大利和西班牙,成为感染率最高的欧洲国家。所谓感染率,就是国家的病例数除以总人口数的比例。卢森堡的这一比例达到了近每百万人确诊5000,冰岛超过了4000。这说明欧洲疫情现在此起彼伏,整体情况不太乐观。

从全球来看,欧美发达国家之外的地区面临较大风险。非洲一些国家已出现了疫情暴发。一些东欧国家目前的诊断工作并不到位,随着治疗病人的增多,出现了医疗资源的挤兑。印度已经出现指数级的上升,可能成为下一个全球防疫难点。印度防疫措施准备不充足,一旦武汉、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情况在印度重演,将会为当地防疫带来很大挑战。

张文宏认为,未来在世界上人口众多、医疗资源相对不充足的地方,疫情可能会带来非常严重的灾难。疫情再次证明,中国倡导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如果全球不能同步把疫情控制好,仅仅中国、欧洲或美国把国内疫情控制住,事实上并不能解决问题。最终还是要通过全球携手,一起将疫情控制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