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一位武汉重症家属的困境:父亲从隔离点去方舱医院,又被拉回隔离点

作者: 桐乡一院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0日 21:59:50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高歌 在过去的24小时里,陈赟经历了从社区隔离点拉去方舱医院,又因血氧量低不予接收,原路而返的周折。

“我的东西都被踩烂了,被子都丢了,没有力气搬了,”今年55岁的武汉市民陈赟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2月9日下午5时他从所在的隔离点上了一台救护车,去往武汉一家“方舱医院”。

“救护车像公交车一样,一路拉人,一路下人”,串联各隔离点的确诊病患,最终同车的十几号人中的大部分人都被收治,仅有陈赟和另一位患者是例外。

经过5个小时的等待,陈赟因为被测出血氧值低,属于重症并未被方舱医院收治,从隔离点派出的救护车司机由于没有收到来自任何一方的指示,原路返回。丢了被子的陈赟找了东西凑合盖了一宿。他跟家人电话说:“还不如不折腾了。”

隔离点并不具有医疗属性,仅能起到区隔筛选的作用。正常情况下,隔离点经核酸检测为阳性的确诊病例,应该按照轻症患者送往方舱医院、重症送往定点医院接受相应的治疗的路径。

根据国家卫健委2月4日发布的消息,从3日开始在全国23家地方方舱医院当中调集20家方舱医院及3个移动P3实验室支援武汉收治观察病例和轻症疑似病例的诊疗检测工作。另据《湖北日报》消息,截至2月5日,武汉市已经改造完成和正在改造的“方舱医院”包括洪山体育馆、武汉客厅、武汉国际会展中心等13处。

按照武汉市防疫指挥部部署,武汉正集中落实“四类人员”分类集中管理措施,方舱医院的定位则是,主要收治轻症患者与65岁以下的病人,将更优质的医疗资源留给重症患者、身体较弱的老年人,优质的医疗资源是指31家定点医院。

陈赟的遭遇令家属忧心、困惑: “我们能够理解方舱医院只收治轻症患者,但因为是重症患者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方舱医院无法收治而返回隔离点,这正常吗?”

2月9日晚,在隔离点工作者帮助之下,陈赟的家属给他送进去了一罐氧气。在被原路送返的24小时里,除了不断地联系社区、联系指挥部、联系媒体,陈赟和他的家人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在焦急中等待被救治。

而根据武汉市卫健委2月10日早间公布的“全市定点医院病床使用情况(2020年2月9日)”,31家定点医院共开放床位10300张,已占用床位10087张,剩余床位378张。

从家到社区隔离点

陈赟在1月28日开始发烧,至今已有14天,目前血氧值低,呼吸困难,浑身乏力不能进食,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

陈赟的儿子陈正维告诉记者,出现发烧咳嗽症状之后,陈赟就开始了自我隔离,陈正维作为密切接触者,也进行了隔离,但由于陈正维没有任何症状,因此他负责给父亲送饭、送药,后续去医院就诊,也是由他一路陪同。

服用了几天拜复乐和达菲的陈赟并未出现明显的好转,发热症状反反复复。2月1日,在陈正维的陪同下,陈赟去了武汉一家三甲医院做了CT检查。检查报告显示,双肺感染,医生建议他回家隔离观察:“我们医院没有核酸试剂盒,确诊不了,可以去定点发热门诊,你们自己想办法。”

陈正维告诉记者,考虑到父亲当时的情况不好,他选择先送父亲回家休息,自己去了一家定点发热门诊查看情况:“当时排队的人很多,我觉得就算我父亲没感染(新冠肺炎),过去了也难保不会交叉感染。”于是陈正维一家选择继续居家隔离观察。

2月3日,一颗心悬而未定的陈正维一家辗转联系到了一家医院的核酸检测资源,几天后收到的结果为阴性,居家隔离仍是唯一的解决方案。但陈赟病情仍未好转,反倒“越来越虚弱”。而回溯从核酸检测到拿到结果这几天的经历,陈正维觉得确诊流程很长,过程复杂且不明确。

“这个时候我们开始觉得光吃药不是办法,哪怕住院打针呢?”于是陈正维系了他们所在的社区,2月7日晚上,陈赟到社区隔离点隔离。2月10日,陈赟在这家隔离点所做的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由于陈赟有糖尿病等基础疾病,又一直未退烧,一度情况危急,“必须向上级医院送诊”。

“血氧值低,情况危急,生命有危险,不予收治,建议往一级医院送治。”这是2月9日晚十点左右,陈赟收到的方舱医院的意见。

送往方舱医院却原路而返

选择去隔离点在陈赟一家看来原本是一个转机。

陈正维说:“我们当时听说隔离点是有医生的,原本应该由社区的医护车接送病人去隔离点,但当时社区资源不足,没有这个能力,是我开车把父亲送过去的。”